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永中科技破产 民族软件为何同室操戈?

[日期:2011-04-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4月14日上午,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曹参坐在会议现场的第一排,直视方存好。

  曹参,永中科技创始人、副董事长。方存好,永中科技董事长。这对曾经的合作伙伴,因永中科技和永中软件的纠葛已然变成了剑拔弩张的对手。在这背后,是曾经一心想挑战微软在Office领域霸权的民族软件品牌——永中科技走到了破产的边缘。随着双方斗争的升级,越来越多被隐藏的真相,正在浮出水面。

  永中“脱壳”

  4月7日,某媒体一篇有关永中科技的报道,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该报道称,曾叫板微软Office的永中科技,因经营不善被债权人逼入破产清算境地。然而接下来的几日,当事者迥异的说法,让这一起看似普通的公司破产案显得扑朔迷离。

  4月9日,成立于2009年底的永中软件回应称,永中科技的破产清算,对于永中软件而言只是股东变化而已。

  根据永中软件的描述,2009年11月27日,陷入经营困境的永中科技出资1万元,与出资2500万元的无锡华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软投资)共同成立永中软件公司。原永中科技的员工基本重新受聘于永中软件,公司核心产品也由永中软件开发运营。

  然而,永中科技创始人、副董事长曹参在4月8日做客新浪“微访谈”时却坚称,永中科技和华软投资的合作没有得到董事会授权,因此是无效的。

  “表面上看来是永中科技破产了,但是各位有没有想一想,怎么会冒出一个永中软件来?是不是永中科技这个好吃的桃子熟了,引来了摘桃子的人,或是永中科技动了谁的奶酪?”曹参在“微访谈”中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永中科技与永中软件上一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是半年多前那次有关冒领“核高基”的争论。

  “核高基”(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是2006年国务院发布的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将持续至2020年。中央财政为此安排预算328亿元,加上地方财政以及其他配套资金,预计总投入将超过1000亿元。

  2008年8月和11月,永中科技两次向国家“核高基”计划提出申请。2010年2月给“核高基”专家组提供测试版的也是永中科技。然而,到2010年9月20日,向“核高基”提出申请书和预算的却变成了永中软件。

  正是在这个时候,曹参在微博上爆料,称永中软件冒领“核高基”。据了解,“核高基”对永中科技的项目资助额在5000万到6000万元之间,加上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是上述金额的两倍),总额达1.5亿~1.8亿元。

  “我一直在隐忍…… 可是当我知道9月20日是由永中软件来申请核高基时,我不得不开始说话。即将取得的1.8亿元国家项目资金,是永中科技股东过去投资所创造的成果,如果给了永中软件,将严重影响股东的利益。”曹参在微博上说。

  曹参发难之后,各大媒体纷纷跟进报道。在舆论压力之下,永中软件于2010年10月25日发表官方声明,对曹参的上述说法及媒体的质疑作出回应。

  永中软件在声明中说:2009年10月27日,在永中科技中方股东的提议下,召开了包括曹参在内的各方董事参加的临时董事会会议。董事会超过半数表决通过以知识产权共享为代价、换取永中科技对新公司的控股权,从而实现以新公司为平台,继续永中品牌及永中Office发展的决议。

  根据该声明,2009年11月27日,由永中科技出资1万元,占股0.04%,华软投资出资2500万元,占股99.96%,共同成立了永中软件公司。2010年1月,华软投资将50.96%的股份赠予永中科技,使后者股份占比达51%。

  然而曹参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永中科技与华软投资签约一事他毫不知情。

  据曹参介绍,永中科技董事长方存好曾于2009年9月和10月,两次向董事会提出相同的增资方案——由华软投资2500万元,取得永中科技约30%股权,并与永中科技所有股东共同承担永中科技债务,但均被外方董事否决。

  “公司内部曾探讨过双方比例增资的问题,包括中方买外方,外方买中方等,但方存好都不接受,也没有友好的态度来谈,一心一意只要条件不好的华软投资,还不同意外方的比例增资权。”曹参说。

  一位接近曹参的前永中科技员工告诉《科学时报》记者,以曹参为代表的外方股东,之所以不同意与华软投资签约,一方面是认为华软投资占股比例过高,使得永中科技的知识产权被严重低估;另一方面,华软投资的有限合伙人唐敏,曾任微软重要的合作伙伴——中软国际的高层,因此外方对此也有一定的顾虑。

  根据曹参的描述,2009年12月初,他因私事返回美国后,方存好在未经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与华软投资签署了合约。华软投资投入2500万元资金没变,占股却从之前提出的30%提高到了49%,而且不承担永中科技的债务。永中科技的50项专利和39项著作权,也被无偿授予永中软件使用。

  永中软件在给《科学时报》的书面回复中称:如果当时不采取成立新永中的果断之举,永中Office研发团队完全可能已经解散,此举是延续永中品牌和永中Office的发展。

  2010年2月曹参回国后,发现永中科技已经人去楼空。2月10日,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对其下了境管令,限制其离境。永中软件方面也不与曹参对话。曹参经多方调查,直到2010年年中,才间接得知了永中科技与华软签约的有关情况。

  作为永中科技创始人的曹参,显然难以接受这一结果,他质疑说:“永中科技投了1.52亿元研发创造的知识产权,又有可能获得1.8亿元的国家投入,却只交换了永中软件1250万元的股权,这是何逻辑?”

  曹参“让贤”

  作为永中科技的创始人和外方大股东代表的曹参,何以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2000年1月24日,曹参代表美国Evermore Software公司,与无锡经济新区开发集团总公司签约,共同成立永中科技。双方最开始的出资比例是:中方69%,外资31%。曹参担任公司的总经理和副董事长,董事长则由中方指派。

  业内人士分析称,双方采取上述出资比例,一方面是应政府的要求——当时中国在引进外资时,要求国有股份不得低于65%。另一方面,让中方当大股东,可以享受各项优惠政策,对公司的发展比较有利。

  事实也的确如此。永中科技自成立以来,无锡地方政府先后以资本金、科技拨款、担保、借款等方式投入人民币6000余万元,国家部委、省有关部门以科技拨款和贴息借款方式投入人民币8000余万元。

  记者了解到,永中软件成立的前4年,由于产品在性能和兼容性方面尚不成熟,因此以国家项目申报和政府采购形式居多。

  2004年,永中Office推出04增强版之后,产品的性能问题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改善。公司关注的焦点,也开始集中到销售部门的身上。同样是在这一年,科技部一笔4000万元的拨款也到账了。“那时候是永中科技经营状况最好的时候。”上述员工对《科学时报》记者说。

  2005年,永中科技的销售额突破了2000万元。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永中科技却渐渐滑入了亏损的泥潭。

  记者了解到,科技部的拨款到账后,由于科技部有一些硬性的要求,因此永中科技在人员方面急剧膨胀,公司的经营支出大大增加,并没能及时做好管理和成本控制。雪上加霜的是,永中科技的销售额也逐年下滑。最终,由于没有更多现金流,永中科技的资金链断裂了。资金链断裂后,永中科技只好从别处拆借资金。但是,在没有足够的销售回笼资金的情况下,这是个不断在补的窟窿,而且越来越大。

  到2008年时,永中科技已经累计亏损4000余万元。中方股东提出更换总经理。曹参也向外方董事长建议同意这个安排。

  曹参在博客中记录了自己同意“让贤”的理由:“第一,我在产品方面虽然做得还可以,但自责销售没做好,所以公司仍需股东及政府的支持。第二,我也欢迎换个人来做总经理,看看市场和销售的工作能否打开局面。第三,在争取核高基时,永中科技的竞争对手以我的美国护照说事。”

  2008年3月,中方委派方存好任永中科技董事长,于波任总经理。两个月后,公司又办了一次增资,中方股东引入中资企业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对公司增资125万美元。增资后股权结构调整为:外方48.7%,中方51.3%。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高层的调整使得永中科技的命运发生了重要的转折,并最终走向破产清算。

深陷泥潭

  曹参交出公司的帅印后,以总架构师的身份,继续推进集成Office的研发。

  集成Office是曹参率领的永中科技研发团队所取得的一项重要创新成果。它的一个显著的优点就是数据集成功能。 “用户在工作中,每项应用都会产生很多数据。当一个应用被另一个应用引用时,就叫数据集成。当被引用数据改了,引用的数据也要同步改变,否则就要产生差错。”曹参说。

  微软负责Office研发的资深副总Steve Sinofski在2004年10月到中国访问时曾评价说,永中的创新让我激动。此事也被曹参津津乐道。

  然而新上任的永中科技董事长方存好却并不这么认为。集成Office也成为了曹、方二人后来矛盾公开化的导火索。

  2009年1月14日,根据永中科技董事会决议,曹参副董事长负责原有集成Office产品的研发工作。

  然而,方存好却在两个月后主持的公司机构重组中,将永中集成Office研发部给改掉了。这显然让曹参难以接受,双方也因此展开了争论。方存好在给公司员工的邮件中说:“寻遍公司章程之全文,没有任何一个条款授权副董事长或者首席架构师有责权来调整公司架构和人员任命。”曹参却针锋相对地指出,是方存好无视上述2009年1月的董事会决议在先。

  对于新的公司架构,曹参也认为颇不合理。记者了解到,永中科技在调整后,设立了永中研究院,研究院下设兼容性系统研究部、配置管理部等部门。此外,还成立了网络Office、移动Office、科教之星等事业部。

  新的架构中已难觅集成Office产品研发的身影,而曹参虽然被任命为永中研究院负责人,事实上却处于被架空的状态。记者了解到,此前曹参率领的研发团队有100多人,而新成立的永中研究院只有20人左右,而这20人还要同时兼任其他部门的工作。

  2009年6月,双方的矛盾更是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曹参在2009年6月15日上午刚刚召开永中集成Office研发管理会议,下午方存好就发邮件给参加会议的全体人员,称根据公司章程曹参无权召开研发管理会议。而“核高基”专项资金的使用,也是双方的主要矛盾点。

  在2009年5月13日下午公司董事会前一天的预备会议上,外方董事表示,如果中方同意“核高基”专项资金下来后,能如计划中所列,将属于研发部分的经费交由曹参负责集成技术的研发,外方将同意增资。但方存好对此表示强烈异议:“那怎么可以,那是分赃,那是违法。”方存好认为专项资金下发后,应由管理团队决定如何支配使用。外方董事王思远对方存好的提法完全不能认同。他认为,“核高基”款项如不专款专用,永中的经营团队将是贪赃枉法的团队,要负法律责任。

  记者从曹参处了解到,如按预算执行,将有2/3的资金用于研发。这可能也是方存好强烈反对的原因之一。

  2009年9月底,王思远在一封写给永中科技的董事、监事及全体员工的信中,一口气列举了9条他所见的公司运转不健康的现象,并在邮件中写道:“作为小股东,在此情形之下,只有忍痛含泪退出。”虽然曹参担任总经理时所签的一笔国家统计局2500万元的单子在2009年时入账,让永中科技的财务状况稍有好转,但管理层的内耗,已将永中科技拖入越来越深的泥潭。

  接下来就发生了曹参所说的方存好背着外方股东与华软投资签约一事。创立10年,前后共投入一个多亿的永中科技,由此成了一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并在2010年12月7日,因资不抵债被债权人告上了法庭。

  向何处去?

  4月14日上午9时30分,破产清算永中的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科学时报》记者拿到的此次会议的材料显示,无锡永中科技各类财产评估后的价值为3803.36万元,而破产管理人提请本次会议核查的普通债权金额为5600余万元。根据审计、评估报告,永中科技资不抵债,已符合《企业破产法》所规定的宣告破产的基本条件。管理人将根据本次债权人会议审议意见及时向人民法院提出宣告债务人破产。

  会后,记者从曹参处了解到,在此次债权人会议上,“主要应收债权表”、永中科技“财产管理、变价方案”、“破产财产分配方案”等均未获通过。

  戏剧性的是,此前声称“不受永中科技破产影响,股东变化而已”的永中软件,却在此次破产清算中难以独善其身,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债权人及媒体纷纷就永中软件的成立是否满足条件、永中科技知识产权评估值是否过低等发出疑问。永中科技多舛的命运,也引发了各方的反思。

  原中国开源软件联盟副秘书长袁萌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多年来,中国的教育系统为微软培养和输送了大批潜在的Windows用户,形成了许多人非微软产品不用的客观环境。因此,“永中科技面对的是一堵看不见的巨墙,难以突破。这与盗版并无直接的关联”。袁萌说。

  不过记者在采访曹参时,他却表达了矢志不移的决心。在曹参看来,未来中国会越来越重视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产品,长达十五年的“核高基”专项的设立,也充分体现了国家的决心。永中科技未来将拥有越来越多的市场机会,但在此之前,还是应该在产品创新方面努力超越竞争对手。

  记者手记

  永中Office能否再出发

  在撰写这篇报道的时候,我没有像平时那样使用微软的Office 2003版,而是特意去下载了一款永中集成Office 2009版。坦白地讲,在使用过程中,我并没有感觉其与微软的产品有明显的差别。只是在保存文件时,默认的保存格式是永中Office的eio格式,让我略感不便。

  一位前永中员工告诉我,2004年永中Office推出04增强版,在性能上获得了很大的改善,到后来发布07版和09版时,性能已经不再是永中Office的主要问题了。

  但随着永中管理层的内讧,永中Office的研发也开始止步不前。2009之后的版本,甚至被一些老用户批评,说永中Office怎么越做越差了。

  据我了解,永中软件成立后的销售状况也一直不理想。虽然永中软件给本报的书面回复中称,截至2010年12月,实现利润463.95万元。但据多位接近永中软件的人士透露,2010年永中软件真实的销售额只有200万元左右,员工也只发放70%的工资。而就在我撰写这篇手记时,又得到了永中软件海外销售副总裁张义强离职的消息。

  在采访过程中,许多人对永中Office的前途表达了忧虑和惋惜之情。一位永中员工对我说,永中Office凝聚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和热血,如果就此走向衰亡的话,大家都觉得十分可惜。

  袁萌告诉我,永中Office对于中国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有永中Office在手,中国与微软在进行价格谈判时,就有了底气。因此,如果永中Office消失了,绝不仅仅是一款软件的问题,而是国家在战略层面上的损失。

  无论对永中科技还是永中软件,相信永中Office走向衰落,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曹参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表示,对永中Office他倾注了多年的心血。现在他所有的门都是敞开的,都是可以谈的。

  我也希望,永中科技和永中软件,能够在有关方面的协调下达成和解,永中Office这颗珍贵的国产Office火种能够保留下来。希望永中Office能够再出发。

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私信13804214818@dpdnpx.com.cn联系即删除。

东鹏电脑培训微信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案,加我微信,了解电脑更多知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软件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电脑培训
热门评论